• 感謝贊賞!給好友秀一下吧

    內容棒,掃碼分享給好友

  • 評論
  • 收藏
  • 點贊
    點贊

交3元獲助30萬,網絡互助真的靠譜嗎?

交3元獲助30萬,網絡互助真的靠譜嗎?

作者 | 鋅刻度記者 楊靖怡

題圖 | 視覺中國


1. 他不知道3元加入的互助計劃到底有沒有用,也不知道這個互助計劃到底是不是保險。


2. 網絡互助公約不具備法律效力,患病會員能獲得互助金是建立在其他會員愿意提供幫助的前提下。


自2016年以來,互聯網巨頭爭相入局網絡互助,從2017年遭到“強監管”遇冷到2018年開始重新回溫,網絡互助行業經歷了一次過山車式的洗禮。


網絡互助市場升溫不斷,更多的玩家隨之切入賽道,但對于平臺用戶來說,加入網絡互助到底意味著什么?用戶能在平臺上得到相應的保障嗎?


1. 健康時分攤錢,需要時兌現難


2019年4月,陳永超(化名)在一次水滴籌捐款活動中為朋友的媽媽捐款后,收到了水滴互助的短信,短信稱其享有最高30萬元互助權益,請立即領取。


抱著好奇心,陳永超進入了水滴互助界面中,看到了一款中青年抗癌互助計劃,并且。頁面顯示每人只需要3元患癌癥就可享受最高30萬元的互助金,陳永超覺得3元也不貴又可以獲得保障便加入了。


6月5日,陳永超又收到了水滴互助的短信,稱因自己未及時充值,最高30萬元大病互助權益已經失效,點此立即恢復權益。此外事實上,他還收到了水滴互助的多條短信催其進行賬戶充值,否則將因余額不足失去受助資格。


陳永超覺得很困惑,不知道3元加入的互助計劃到底有沒有用,也不知道這個互助計劃到底是不是保險,于是并沒有繼續充值。


陳永超收到的短信提醒


知乎網友tony也表示自己的親戚在水滴互助平臺上也遇到過問題。


他講述了自家親戚的經歷,親戚于2016年參加了水滴互助的抗癌計劃,從加入到目前為止賬戶余額一直保持在50元以上。但親戚在2018年不幸罹患肺癌,在申請互助過程中各項材料都提供齊全了,但水滴平臺卻以親戚在1994年因甲狀腺結節做過手術為由拒絕提供互助。


除了這兩則案例之外,通過記者通過調查發現,在知乎平臺上許多人有與陳永超都有類似的遭遇。


許多網友表示自己充值了3元錢的入會費,但沒過多久便收到短信告知賬戶里的錢余額不足,并且經常收到提醒充值的短信,短信還稱如果不及時充值就不再是會員,且不能再獲得保障,除收到催促充值的短信外,還經常收到過宣稱自己獲得了600萬醫療保險獎勵的短信。


一位名叫tony的網友稱,此外,水滴互助條款中夾雜了各種霸王條款,身體健康時用你的錢來均攤,等你有需要互助時就各種刁難。該網友還講述了自家親戚的經歷,他的親戚于2016年參加了水滴互助的抗癌計劃,從加入到目前為止賬戶余額一直保持在50元以上。


但親戚在2018年不幸罹患肺癌,在申請互助過程中各項材料都提供齊全了,但水滴平臺卻以親戚在1994年因甲狀腺結節做過手術為由拒絕提供互助。該網友還表示這樣的公司與它所宣稱的“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理念完全不符。


記者在水滴互助APP中看到了一款名為中青年抗癌的互助計劃,在互助規則中顯示,受助年齡為18~50周歲,且加入者需保證加入計劃時身體健康符合《健康要求》,互助范圍包括胃癌、肝癌等各種癌癥——


獲助金額中顯示最高獲助30萬元,同時不同年齡段會員可獲得的最高互助金額不同,如年齡在18~30歲的會員,重度癌癥最高獲助金額為30萬元,低度惡性腫瘤最高獲助金額為5萬元。隨著年齡增加重度癌癥最高獲助金額減少,低度惡性腫瘤最高獲助金額仍為5萬元。


分攤規則指出,如有會員不幸患癌,其他會員會分攤幫助,每個互助事件單次分攤不超過3元,并且隨著會員總人數的增多,分攤的金額也會相應減少,會員所獲的互助金也會相應增多。


在余額要求中,顯示為保證會員能及時獲得互助金,每位會員的賬戶余額不得低于1元。如果余額低于1元,將暫時失去受助資格,會員也可以在15天內充值以恢復受助資格,否則將自動退出互助計劃。在說明中還強調,余額低于6元時,水滴互助會通過微信或短信提醒充值。


2. 會員患病后互助金“不見蹤影”



當記者詢問在線客服水滴互助計劃是不是保險時,客服表示,水滴互助不是保險,而是會員之間的互幫互助。加入互助社群后,當互助事件發生時,其他會員向符合互助條件的會員進行單向贈予。會員預存的金額不是保險費,不能預期獲得確定的風險保障回報。


對于加入互助計劃的會員來說,是否有可能會申請不到互助金,客服表示,如果不符合要求,沒有通過審核,就申請不到互助金。


當記者繼續追問審核方和審核細則時,客服表示審核通常是平臺審核,除此之外,還有多重審核,包括第三方調查公司去實地進行調查。客服表示具體的規則和審核細則可以查看對應的互助計劃中包含的會員公約、計劃條款、健康要求。


記者在中青年抗癌互助計劃中,看到了會員公約、計劃條款、健康要求的詳細條款。會員公約中包含公約的構成與修訂、互助款管理費及結余等內容,計劃條款中包括加入條件、互助金的分攤規則等內容。


健康要求告知了符合健康情況的地條件,包括目前或既往沒有罹患的疾病種類,其中第四條指出,申請加入計劃前兩年內,沒有下列癥狀或不適:身體出現包塊、結節(加入前兩年內有甲狀腺結節或鈣化可加入,但等待期后罹患甲狀腺惡性腫瘤不予互助)、占位、贅生物等腫物。


中青年抗癌互助計劃


按網友tony親戚的經歷看,其他的親戚于2016年參加了水滴互助的抗癌計劃,并于2018年罹患肺癌,在申請互助時水滴平臺卻以親戚在1994年因甲狀腺結節做過手術為由拒絕提供互助。


但該親戚明確符合申請加入計劃的健康要求,即符合健康要求中指出的,加入計劃前兩年內,沒有下列癥狀或不適:身體出現包塊、結節、占位、贅生物等腫物。同時親戚于1994年因甲狀腺結節做手術的情況也符合健康要求指出的“加入前兩年內有甲狀腺結節或鈣化可加入”的要求,但水滴平臺仍然以不符合要求為由拒絕提供互助金。


記者就該問題向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北京志霖律師事務所趙占領律師進行咨詢,他表示,網絡互助計劃不屬于保險,在對外宣傳時不能使用與保險相關的表述。


趙占領律師告訴記者,平臺會員與網絡互助平臺之間形成合同關系,在符合合同約定的情形時,平臺如不提供互助金,則屬于違反合同約定,參與者可以依法維護自己的權益,比如向法院提起訴訟。


針對水滴互助的收費模式,水滴互助業務負責人胡堯曾表示,用戶充值進平臺的錢款應稱之為“預充值”,并不是“費用”的概念。因為其并不存在歸屬權轉移,資金進入平臺后,由水滴互助委托的銀行賬戶存管,這些錢實際上仍屬于用戶自己。


另一方面,用戶加入計劃時充值金額大小并不和其享有的權利和義務直接關聯,充值額度不同,會員權利和義務也并不改變。平臺資金流向公開透明,用戶也隨時可以申請退出。


對于用戶頻繁收到的提醒充值短信,胡堯表示,很多用戶反饋自己因忘記充值或者忽視充值導致無法享受互助服務,因此平臺以系統提示充值方式,防止用戶因余額不足造成無法使用服務。


胡堯也坦言,平臺目前的確存在部分用戶加入計劃多年后,申請互助金時被告知不符合健康條件的情況。一方面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系用戶加入計劃時未了解清楚計劃條款等信息;另一方面平臺將會加強相關條款條件公示,以減少出現該問題的幾率。


3. 水滴互助到底是什么?


近年來,類似水滴互助的網絡互助平臺日漸火爆,互助模式開始被越來越多的人接受,但水滴互助到底是什么?它與保險又有何區別?


2016年4月,前美團10號員工、美團外賣創始成員沈鵬,辭職創辦了“北京縱情向前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即“水滴互助”。


水滴創始人沈鵬


水滴公司三大支柱業務分別為水滴互助、水滴籌和水滴保。相比備受爭議的水滴籌,水滴公司推出的第一個業務其實正是水滴互助。


目前,很多消費者誤把水滴互助模式認為是互聯網保險的一種形式,嚴格來說,它并不是互聯網保險。


互聯網保險是互聯網金融的一個形態,互聯網金融本質是金融,金融核心有三點:安全性、流動性、收益性。


互聯網保險的本質也是保險,互聯網保險是指實現保險信息咨詢、保險計劃書設計、投保、交費、核保、承保、保單信息查詢、保全變更、續期交費、理賠和給付等保險全過程的網絡化。


但水滴互助并不提供這一系列的服務,因此水滴互助并不是互聯網保險。


水滴互助的具體運營方式是,所有會員按照既定規則加入社群,互幫互助共同抵御癌癥和意外等風險,會員如果不幸患病或遭遇意外可按照“一人患病、眾人均攤”的規則獲得最高30萬元的健康互助金,會員也可自愿選擇升級計劃,享受更高互助金權益。


因此,水滴互助本質上就是網絡互助,其實就是一種風險共擔的模式,對賭風險,降低每個人的醫療費用,但是它并沒有確定的保障,雖然水滴互助有一定的約束力,但實際約束力并不大。只有一個互助公約作為約束力,且公約不具備法律效力,患病會員能獲得互助金是建立在其他會員愿意提供幫助的前提下,同時平臺不擔責,無法對具體的保額進行擔保。


據了解,網絡互助是基于互聯網社群連接、風險共擔的互助計劃。這就意味著,它實際上并不承擔剛性兌付的預期,資金也并非來自互助平臺或是保險公司,而是由項目的全體參與者共擔的。這實際上是一個相對古典的社群維系模式。


網絡互助平臺秉承著“一人患病,眾人分攤”的原則,而這樣的互助形式由來已久,從古代的原始部落共同獵物全族共享,到鄰里之間互幫互助,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的精神一直都在文明發展中延續。在現代互聯網環境下,互助形式也開始有了新的變化。


部落或鄰里的互助模式,沒有一定的契約約束,因此也不具備抵抗風險的能力。而如今網絡互助平臺得以良性發展的最基本條件就是,每位用戶及平臺對契約精神的遵守,契約精神是網絡互助的基礎。當互幫互助有了契約精神,也便擁有了共抗風險的能力。


4. 網絡互助市場亟待監管介入


2016年到2018年,網絡互助行業經歷了一次過山車式的洗禮。


2016年被稱為網絡互助元年,在政策鼓勵下,大小平臺數量一度超過300家。隨著2017年監管加強,網絡互助行業經歷大洗牌,眾多互助平臺清退出局。2018年年底,螞蟻金服等巨頭入場,隨后京東金融、滴滴等互聯網巨頭悉數殺入,網絡互助開始重新獲得資本及行業的關注。


2019年2月,成立不到三年的網絡互助平臺水滴互助宣布用戶破7000萬,一舉成為網絡互助賽道內體量最大的互助品牌。


網絡健康互助平臺用戶規模統計


除新進入的巨頭,在行業內耕耘多年的抗癌公社、輕松互助、e互助、夸克聯盟、壁虎互助等平臺的用戶規模也在不斷擴大。


作為一種創新型的全民互助保障方式,市場普遍共識認為,網絡互助使中低收入人群、隱形貧困人群更容易獲得健康保障,一定程度上緩解因病致貧、因病致窮等現象。


顯然,網絡互助計劃本身具有的“公益性質”,對于品牌建設具有一定促進作用,商業公司可借此提高用戶的活躍度和黏性。同時,網絡互助計劃作為保險的一種補充,可成為企業涉足保險的淺層次嘗試。


但由于目前網絡互助尚未納入監管體系,同時因會員準入門檻低、成本低、公益性等優勢,一時間,網絡互助平臺猶如雨后春筍,數量多達上百家。很多網絡互助平臺披著公益慈善的外衣,實際上卻打著互聯網保險的‘擦邊球’。


事實上,網絡互助這一新興領域,因其存在著資金風險、道德風險和經營風險等難以管控的因素,多次受到相應監管部門的警示。


2015年原保監會就發布了《關于“互助計劃”等類保險活動的風險提示》,提示消費者不要將此類互助計劃與保險產品混淆。


在《中國保監會關于開展以網絡互助計劃形式非法從事保險業務專項整治工作的通知》中,更是指出一些網絡互助平臺出現違規宣傳和經營現象,甚至涉嫌變相或實際經營保險業務。


2016年5月3日,原保監會發布《保監會有關部門負責人就“夸克聯盟”等互助計劃有關情況答記者問》,再次強調此類互聯網公司不具備保險經營資質,極易給消費者造成經濟損失。2019年以來,監管部門也叫停了部分平臺的互助計劃。


就目前而言,網絡互助平臺的經營主體不是具備保險經營資質的保險公司,沒有被納入金融監管范疇,其發行的互助計劃也不是正規的保險產品。銀保監會曾多次發布風險提示,要謹慎購買互聯網平臺的“保險項目”。


值得注意的是,互助平臺的成員基于契約精神,而組成互助團體,而各大互助平臺由于經營理念和模式的差異性,經營狀況也參差不齊,有些平臺由于經營不善,最后難以持續,使用戶的權益無法得到保障。盡管網絡互助有著諸多方面優勢,但其不是商業保險,沒有先收保費,無法可依。


有專家提出,大病互助形式進入我國時間并不長,由于目前國內信用體系不完善,尚未建立對于獲捐者的真實情況、資金需求情況的評價標準和監督機制,尚處于監管的“空白地帶”,亟待監管的介入。


在此之前,網絡互助應先市場自律,平臺保持自律性并制定原則。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網立場
本文由 鋅刻度 授權 虎嗅網 發表,并經虎嗅網編輯。轉載此文章須經作者同意,并請附上出處(虎嗅網)及本頁鏈接。原文鏈接:http://www.rdrsds.live/article/305279.html
未來面前,你我還都是孩子,還不去下載 虎嗅App 猛嗅創新!
+1
10

支持一下

完成

最多15字哦

0人已贊賞

說點什么
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