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見過馬云有多摳嗎(含視頻)
原創2020-03-04 14:08

你見過馬云有多摳嗎(含視頻)

作者|周超臣

頭圖|虎嗅


1月25日,阿里巴巴宣布設立10億元醫療物資供給專項基金,從海內外直接采購醫療物資,無償送往武漢及湖北的醫院。一邊動員國內工廠緊急復工生產醫療物資,一方面從韓國、俄羅斯、以色列、日本、德國、南非、印尼等幾十個國家和地區采購醫療物資,同時阿里動物園齊上陣。這是國內企業針對這次新冠病毒疫情首個超過10億元的專項基金。


1月29日,馬云公益基金會宣布捐贈1億元用于支持新型冠狀病毒的疫苗研發。


截止2月14日,阿里巴巴已經采購超過4000萬件、價值4.68億元人民幣的醫療物資送往武漢及其它受疫情影響的地區,菜鳥“綠色通道”向武漢和其他受疫情影響的地區遞送了超過2600萬件醫療物資。


這里面也離不開馬云平時在全世界各地廣結善緣。其中廣為人知的是,馬云在疫情伊始向日本一般社團法人日本醫療國際化機構名譽理事長二階俊博求助,希望對方幫忙在日本尋找醫療物資,對方回應:“親戚生病我們當然要伸出援手,以舉國之力幫助中國。”幾天內籌措12.5萬套防護服送給中國。


過去幾天,日本疫情加重。3月2日,馬云在微博上說,阿里巴巴公益基金會和馬云公益基金會緊急籌集了100萬只口罩交給二階俊博,并給日本送上祝福:“青山一道,同擔風雨。”算是替中國人回了日本“山川異域,風月同天”的禮儀。


我們見識過了馬云的大方和大愛,但你見識過馬云的“摳”嗎?一種幾乎同樣值得贊美的摳。


在兩個月前的1月7日的馬云公益基金會第三屆二次理事會上——這也是為期兩天、緊鑼密鼓的鄉村教師頒獎典禮的最后一個環節——我見識到了一個曠世奇摳的馬云。幾天前,馬云公益基金會公開了會議全程的視頻。


不想看文字的朋友可以直接點擊上方的視頻,觀看2020年1月7日馬云公益基金會第三屆第二次理事會全程視頻,只有表決環節的一小部分被截掉了,不過無傷大雅


摳字眼、摳細節



在工作匯報中,馬云公益基金會執行秘書長于秀紅說:“五年下來,可能很多理事也會想知道,我們這540個(獲獎的)鄉村老師是否都還在。坦白講不是都還在。五年下來,有3.5%的流失率。”


這里的流失是指離開鄉村學校,根據馬云公益基金會的統計,“流失”的這19位鄉村教師,繼續在教育領域工作的有10人,調動至教育主管部門的有7人,考上研究生的有1人,退休的有1人。


馬云第一次摳起了字眼兒:“這不能叫‘流失率’吧?這聽起來很奇怪,我還以為他們都離開教育崗位了。你這個詞要調一下,不是流失率,是變化。‘流失率’是離開了,應該是‘流動率’3.5%。”



接著他又摳起來PPT上的另一個細節,在于秀紅公布2015~2019馬云鄉村教育人才計劃評估結果時,馬云問:“你這個鄉村教師計劃評選紅的93.2%是滿意還是不滿意啊?”“是滿意的。”“那你這上面沒紅的嘛?”“它是標藍的,標錯了。”馬云來了句:“靠!”把在場的人給逗樂了,于秀紅趕緊以笑聲補救:“PPT給我做錯了。”


輪到企業參與這塊兒,于秀紅稱2019年共計有40家合作企業參與,累計2736萬企業支持金額,企業間接帶動4353萬元社會資源落地馬云鄉村教育人才計劃入選者所在學校。馬云補充道:“這兒要說清楚,不是4300萬到了馬云公益基金會,是帶動了4300萬元進入到了鄉村教育領域里面。我們還是要跟別人說清楚:我們是不接受別人的錢捐到我們這兒的,我們是帶動大家把錢捐到那兒去。”


于秀紅做完工作匯報后,邵曉鋒想進入下一個環節,馬云打斷說:“大家還沒提意見呢。我覺得于秀紅該重點講的沒重點講,我覺得做公益很重要的是喚醒意識,那就是自己表達的能力很重要。工作是做得非常多,我覺得秘書處只有18個人,很多都是年輕人沒有經驗的,活是干得很多,但是要把事情講得到位。講得不到位、不會講話,不是口才不好,是你思想不夠有體系。”


他講的時候,鏡頭一直對著于秀紅,于秀紅一直保持著笑容,手頭上的筆在紙上記著。去年9月初,在馬云9月10日正式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前一個禮拜,我曾去馬云公益基金會的辦公室跟于秀紅聊了一下午,當時他們正收拾搬家,新的辦公地點就在西溪濕地,也就是阿里巴巴的發祥地。


于秀紅的性格或許正好跟馬云的性格互補,馬云更擅長天馬行空出主意,她更擅長務實和執行。以成立1億元的拉薩師專·馬云教育基金為例,從4月決定要做,到6月底落地,期間項目考察、細節談判,總共花了兩個月多一點的時間。


阿里巴巴公關老大王帥說:“馬云說的我給大家翻譯一下。我感覺馬云公益基金會跟我們創辦阿里巴巴正好反過來。我們做阿里巴巴是使命驅動、完美執行。我們馬云公益金會呢,小心翼翼、非常謹慎地做一些項目,然后再摸索、靠近我們的使命。我這兩天有個非常深的感觸,就是馬云公益金會將來會成為全世界最具特色的公益基金會,我們開的這個會可能也會是全世界的公益論壇,這樣才能承載住我們這么多的項目。我們講‘一個中心,幾個基本點’,現在除了一個中心外,幾個基本點都被‘一個中心’全壓掉了,但那個中心未必就是馬云公益基金會唯一的或者將來的中心。就是我們馬云公益基金會的愿景、使命、價值觀在國際上的地位和影響力,我覺得我們現在需要認真地去思考了。”


馬云接過去:“我希望下一次理事會,報告的時候能夠把這些(使命、愿景、價值觀)說得清清楚楚,使得聽的人、理事也可以知道怎么參與,哪些地方我們做得不夠好,哪些地方我們可能做得過頭了,哪些地方碰到挫折了,這樣大家才有參與感。”

  

接下來匯報的各位更慘,馬云不停地發起挑戰。


去年很重要的一個國際項目是馬云非洲創業基金,2018年正式啟動,2019年在加納舉辦了首屆終評和頒獎。負責匯報的馬云公益基金會國際項目高級顧問Jason Pau說非洲非常復雜,有超過40%的GDP來自非正式經濟,馬云問:“什么叫非正式經濟GDP?”Jason說:“比如你在馬路邊上開個小店,這種就是非正式經濟GDP。”


Jason繼續介紹馬云非洲創業基金的使命愿景價值觀,剛開口,馬云說:“我打斷一下,我們就是要做非洲版的《贏在中國》,《贏在中國》對中國的創業者是有幫助的。但在非洲,非洲的文化越來越變成等待援助、等待救濟的文化,我們覺得非洲應該培養當地的企業家精神。”


Jason說,2019年他的團隊在非洲待了超過3個月,去年在非洲收到了9366個申請,來自50個非洲國家,符合要求的有939個,經過35個評委選出50強,然后通過電話和視頻面試選出20強,對他們的考察要求除了項目本身外,還有對社會的影響、領導力、價值觀。


馬云說:“有90%的申請是不合格的,說明非洲的問題還是挺大的。”


Jason說:“我們的要求比較高,要讓他們提供至少3個視頻,還有10頁項目介紹書,有很多人罵我們。”


馬云說:“所以問題出在我們身上,不在他們身上,對吧?”


Jason解釋道:“因為很多人說,如果你不把申請的過程弄得非常嚴格的話,你會收到很多亂七八糟的申請。我們想要的是很認真的創業者來申請。”


馬云說:“再認真,如果只有10%的人符合條件,說明我們的問題是比較大的,我覺得我們在這方面還是要復盤一下。盡管有亂七八糟的,但亂七八糟的進來以后,不能從這9000位里選出好的,是我們的能力問題。但不能因為我們的能力不行,就把90%的人給甩出去。這個問題比較大。所以我覺得我們回去后要review一下,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只有10%的人符合條件(非常驚訝)。”



2019年11月16日,基金會在加納舉辦了非洲版《贏在中國》總決賽,有來自32個國家(包括18個非洲國家)的人1200多個人參加,包括非洲國家的一些總統、總理、部長,以及前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中國駐加納大使都去了總決賽現場,當然,馬云、李連杰、蔡崇信作為評委也在現場。馬云對1200人又摳起細節來:“以后工作還是要做仔細,觀眾1200人是現場觀眾1200人,不包括觀看電視直播的觀眾。”


Jason感覺被馬云挑戰得已經虱多不咬。他最后說:“感謝馬老師和阿里以及基金會的同事,因為一開始我們沒有團隊,我們也不知道我們在做什么,因為從來沒有做過這些事情。”


馬云前面不停地打巴掌,現在準備送一顆甜棗:“我給大家報告一下,因為大家聽得出(Jason的口音),他是一個美國出生的中國人,能夠用中文講已經很了不起了。所以我覺得講得也還是蠻好的。”大家也適時地給Jason送上了鼓勵的掌聲。


馬云接著說:“不過還可以講得更自信一點。但我覺得這是我們今年(指2019年)做得非常亮眼的一個項目,在非洲引起了非常大的影響力,我覺得這可能會成為馬云公益基金會未來的一個王牌項目。作為第一年,Jason過去一年花了很多時間做這個項目。他在阿里巴巴做我的海外助手,所以他事情非常多,但他幾乎一兩個月就去一次,而且沒有團隊,錢又不能多浪費一分錢。把這個項目做出來,我們主要是做個模版,接下來第二屆、第三屆,我們這個非洲創業者項目可能會成為全世界對非洲影響最大的一個項目。我們很有信心,希望大家多關注,如果大家去非洲的話也可以去看看這個項目,還是不錯的。”


李連杰也參與了這個項目,我參加過四次馬云公益的鄉村教師頒獎(從今年開始被馬云改名叫“馬云鄉村教育發展年會”了),每次跟馬云形影不離、跟馬云坐在一起的就是李連杰。這次李連杰還把他女兒帶來了,他女兒也是馬云公益基金會的志愿者之一。


李連杰表示,現在很多的非洲人誤解了中國在非洲的發展,認為中國人去了就是換取他們的能源:“我非常驕傲的是,作為一個民間的馬云公益基金會的理事能參與其中。我覺得最重大的意義是,作為中國人、第二大經濟體到非洲來,對方一直問你要得到什么、你們想換取什么,馬老師一直在說,‘我們什么都不要,我們只是幫助非洲的年輕人去改變未來。如果非洲的年輕人有一種精神可以站起來,非洲未來一定改變。’所以,這是中國人的一個情懷,不是一個簡單的公益,說給點兒錢,給點兒什么。讓世界上更多人了解我們中華民族有這種胸懷,所以我非常感謝基金會讓我參加這個項目,我會參加這個項目的未來5年。也希望喚醒更多的媒體讓西方、讓中東、讓全世界的人知道,說中國有這樣的一個基金會,他們只給予責任和愛,而不想要任何東西。”


馬云說:“非洲這件事情,我覺得做得越來越有趣味、越來越有意義。中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我們應該在非洲做點事情。世界的可持續發展,如果非洲不發展,我覺得(可持續發展)就是一句空話。所以我自己也承諾,在未來十年以內,我會把非洲所有的國家都跑遍。也感謝桃花源、湖畔大學的很多企業家跟我們一起,我們也希望更多的人去關注非洲、去幫助非洲發展、成長。去了非洲才知道世界、包括我們中國,在很多地方其實還可以做得更好。所以也特別感謝Jason這個團隊,我希望再有幾年,十周年的時候吧,非洲的企業家創業大賽搞十年,我相信非洲的經濟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摳錢、摳人


馬云公益基金會的人力總監王伶俐匯報的時候說,馬云公益基金會在招人的時候是想招有同樣味道的人,其中有17%的人曾經在阿里巴巴任職過,根據基金會一共有18個人來推算,只有3個人是來自阿里巴巴,其中我認識的一個叫艾青的姑娘就是從阿里巴巴過去的。



“17%的員工在阿里巴巴任職,我覺得這個數字偏低。”馬云打斷王伶俐說,“馬云公益基金會的錢都來自阿里巴巴,我上次提過,我希望給阿里巴巴退休的員工多些機會,這是因為他們有實戰經驗,并且我們感恩他們,我希望多增加在阿里巴巴任職過的人。第二個,NGO組織的人不要太多, 因為未來我們要為NGO輸送很多人才,這是我們基金會的使命之一,把我們在這里做的什么叫結果導向、什么叫效率導向的理念傳遞出去。”


凡事都有“但是”,馬云接著說:“但是我也想提一個東西,就是不僅是我們19名員工(虎嗅注,應該是18個,下同),要把我們的義工都發揮作用。真正的公益,一要結果導向,二要效率導向,三要資源整合能力的提升。我們19個員工,哪怕干死了也很難干起來。今天在坐的不光是我們理事會的人在,這些(他指著在坐的所有人)都是義工,怎么把大家的時間用好,比如這個理事會要開得越來越有滋有味,開得大家有成長、有感悟,完了以后參與這件事的方向感、積極性就會發生變化。所以要把所有的企業家、合作伙伴都考慮進去,否則哪怕我們190個人、1900個人,能干得了多少事情?”


馬云見匯報中沒有他想知道的未來計劃,他主動發問:“有明年增加公益金會人數的目標嗎?”


王伶俐回答道:“在來之前,于(秀紅)老師給了8個名額。”


馬云說:“也就是要增加到27個人?”


于秀紅:“我申請的是(增加到)25個人。”


馬云說:“那就要搞清楚,為什么是25個人,為什么不是27個人,為什么不是23個人?這個還是要有個數出來。我剛才講到,未來馬云公益金會對人才的輸出是要有戰略思考的,因為今天在中國會有越來越多的企業從事這方面的工作,未來我們要給社會提供越來越多這樣的人才。我們的經驗、我們的教訓、我們犯的錯誤,會(隨著輸出的人才)加入到很多企業的公益基金會上,所以我們也要有個長期的規劃。當然不是說今天要招更多的人,然后辦成個培訓學校,(那樣)我們要昏倒了。項目跟人要配合起來,有的時候要把人才送出去,甚至項目都要給別人。”


馬云唯一沒插嘴的是馬云公益基金會財務總監江超的財務總結與預算匯報,考慮到馬云曾經數學考1分,所以也能理解。


見識過馬云前面的炮火后,江超學乖了,上來就說:“馬老師剛才說要把會開得有趣,讓大家有興趣,所以我先跟大家秀一個數字,讓大家更激動一些。”


他秀出的數字是,馬云在2014年4月捐出3500萬股阿里巴巴的股票成立的馬云公益金會,按照2020年1月7日前后的阿里巴巴股價計算,這部分資產為54.5億美元,等值380億人民幣。“這兩天又稍微漲了點,我算了一下應該是有388億人民幣,這個數字很吉利。”江超說。



江超介紹了馬云公益金會歷年的捐贈情況,從2015年到2019年,馬云公益基金會總共承諾的捐贈已經超過了15億人民幣,在教育領域有接近10個億的捐贈,總支出是5.6億。“我們還是每年在按照我們的計劃捐贈。其中2019年捐贈的支出是2.2億人民幣。”江超說,細分到領域,“教育領域還是占比最多,2019年發生了1個億的捐贈支出,然后是環保、醫療健康等等。”


江超匯報完后,愛挑事兒的王帥問曾長期擔任阿里巴巴集團CFO的蔡崇信看懂了嗎,蔡崇信幽默地回應道:“越來越看不懂了。”


馬云接過話茬:“我覺得馬云公益基金會最值得驕傲的事情是,我們花了很少的錢(做了很多的事),別人以為我們花了很多的錢,其實一年就花了兩個億,搞的聲音很大,國內國外都有。這就是基金會最重要的一點。現在國內外的基金會評選誰是十大善人,都是以捐多少錢來的。我認為評選不應該是你花了多少錢,而是你投入了多少時間,你投入多少精力,你產生了多大的影響,你的效率是多高。否則麻煩就大了。對有錢人來講,花錢固然難,相對來講還是容易點。對有錢人來講,最麻煩的是花時間、花精力。所以我覺得基金會這方面還是很好,控制了整個成本。”


又是一個“但是”,已經摳無可摳的馬云摳起了屏幕,他指著主席臺問:“但是我今天坐在這兒想,這個巨大的屏幕是不是沒控制成本啊?如果就為這次理事會的話,這個成本是怎么個預算法的?”


于秀紅說:“我要說一下哈,你看到這兩天的活動都是在這兩個廳里一來一去,就是因為這個大屏做個PPT敷上去就好了,然后這幾個場地都是來回復用的,所以我們已經盡最大可能來省了。”


不過馬云補充說:“花錢花在開會身上、花錢花在請領導身上、花錢花在請明星身上,這個是不行的。真正熱愛公益的人,他們是愿意拎個包就過來的,真正的參與要投入(時間、精力),所以我們開了個好頭,希望把這個文化繼續堅持下去。我特別感謝在年底、大家最忙的時候,大家跑到三亞來,認認真真地開兩天會,我覺得是很了不起的,所以還是要感謝這兩天參加會議的人。”


每年這個時候,國內外數百位各行各業的企業家、明星都是自費跑到三亞,自己訂酒店、辦入住,有的干脆連助理都不帶。比如今年,1月5日晚我剛辦完入住扭頭一看,矮大緊也在辦入住,一向對自己的盛世美顏迷之自信的他對著錄入人臉識別的屏幕貧:“這人確定是我嗎?”



今年來的明星還包括李連杰、孫儷、呂思清、楊坤、宋小寶、胡彥斌、聲入人心男團等,有的負責頒獎,有的負責表演。(具體詳見《馬云走進“新時代”》)


扯遠了。回到理事會現場那塊屏幕上。


蔡崇信卻認為:“關于這個投屏,我的意見跟你不同。我在阿里CFO當了十幾年,最常問的一句話不是說你省了多少錢,而是這個錢夠不夠花,是不是應該花。在這個屏幕上,我覺得這個屏幕應該去投資的、去花錢的。為什么,因為今天我們是一個公開的場面,來參加的嘉賓可能也都是抱著學習的心態,如果這個屏太小的話,PPT看不清楚,大家就學不到東西了。”


他的話贏得了在場觀眾的掌聲和笑聲。馬云樂呵呵地說:“同意!批準!”


在表決環節,當前兩項表決都9票通過的時候,我以為又要上演我們習以為常的一幕了呢。就在我準備嗤之以鼻的時候,接下來對2020年團隊人事規劃表決的時候,馬云率先打斷了,說還有很多內容沒有加進去,“得回頭討論,剛才說的增加5個人還是6個人,為什么不是8個人,這5個人增加在哪里,這些要搞清楚了,我們才能表決。”(明明于秀紅說的是增加7個,可見馬云數學不好是一以貫之的。)


邵曉鋒隨聲附和:“這個非常好,本來我是想投反對票的。尤其是剛才還是馬總問了以后才討論的,原來的匯報上都沒有,所以這方面我們希望看到更清晰的計劃。”


其他一二三



無官一身輕的馬云在接近3個小時的理事會上格外的放松,穿著標志性紫色體恤和布鞋的他翹著二郎腿時不時側身坐著,一條胳膊支棱在椅背上,這種姿勢頗具攻擊性,也能看出做慈善讓馬云更加收放自如。


自去年馬云突發奇想要把理事會全程公開后,虎嗅連續兩年作為觀察員參與其中,說監督談不上。綜合比較,去年馬云還是比較克制的,沒有像今年這么瘋狂地挑戰匯報者,甚至讓在坐的人都為做工作匯報的人捏一把汗。


但正是這種近乎苛責的挑戰式發問才讓很多會被回避的問題變得更加透明、清晰,也讓這個理事會開得更有價值,而不是大家一團和氣、該舉手的時候全員舉手通過了事,避免了走過場式的形式主義。也讓我們從馬云不停地摳字眼、摳員工數、摳每一分錢怎么花看出來,馬云的確在花時間、花精力去踐行他說過的話。


至于馬云為什么要公開理事會內容,虎嗅在《馬云為什么要求必須公開這個視頻?》里解釋過原因:馬云認為公益沒有秘密。


2019年1月14日,馬云公益基金會第二屆七次理事會全程視頻


馬云當時說:“我們不是為了說明我們做了多少事,而是希望喚醒更多人的參與、更多人的關注、更多人能夠參與到公益之中。們不僅要讓別人知道我們做了一些什么,而且也要讓別人看到我們是怎么做的,我們也要讓人家看到我們犯了哪些錯誤,走過了哪些彎路,我們一切都必須是坦坦蕩蕩。如果我們做錯了,希望別人不要再犯錯誤,如果做對了,我們希望彼此能夠拿來借鑒,基金會必須要有透明的基因,所有的事情都要公開,都要透明,都要有據可依、有據可查。


同時,感恩也是這次理事會釋放出的一個主題。于秀紅在工作匯報中談到捐贈1個億給西溪濕地保護計劃,馬云插話說:“很多人關心為什么在西溪濕地做環境保護,阿里巴巴、淘寶的誕生和發展就在西溪濕地,我們對家鄉、對邊上首先進行保障。全國要做的地方很多,但我認為每個人都應該從自己的家鄉開始做起,從養育自己、培養自己的地方做起,這也是我們希望對杭州西溪之地有個感恩之心。” 


當于秀紅講到馬云公益基金會對浙江大學國際醫療中心的資助,通過設備采購和人才引進,助其成為國際一流、國內領先的三甲綜合醫院,為周邊居民提供更好的醫療服務時,馬云又插話道:“這個項目依然是這樣。因為我們阿里巴巴誕生于杭州,我們必須改善杭州的教育、杭州的醫療、杭州的環境,以回報杭州的發展。我覺得我們每一個企業,來自于當地、成長于當地,當你成長起來以后,你應該對當地進行幫助,這是我們對公益的思考之一,也跟大家報告一下。”這個項目計劃投入總資金5.6億,5億用于設備采購,6000萬用于人才引進,馬云公益基金會、阿里巴巴公益基金會和阿里巴巴個人合伙人共同參與。


一個插曲。在各理事述職的時候,其中一個理事、奇藝董事與普羅維登斯投資(Providence Equity Partners)的董事總經理童小幪說,在馬云公益金會的鄉村教育、企業家精神、女性領導力、環保與健康四個大項里,目前醫療健康還不是重點,但這是他非常感興趣的事情,也是他的專業所在,所以他在過去幾年經常纏著馬云跟馬云灌輸說醫療健康有多么多么重要:“我是覺得醫療健康跟教育很多天性上面是很一致的,都有很大的非功利、非盈利的性質,都需要很多政府和政策上的支持。比如公共醫療、傳染病的預防與治療,我自己在未來是愿意在理事會里面挑個頭,我去做一些研究,然后給理事會做個匯報,看看是不是上面需要放一兩個人,做一些主動出擊。”


我想說的是,馬云公益基金會的這些個理事是都帶著腦子來參加的,所以才有了很多建設性的建議。就在這次理事會的十幾天后,我們就遭遇了影響全球的疫情,打了所有人一個措手不及。1月29日,馬云公益基金會宣布捐贈1億元用于支持新型冠狀病毒的疫苗研發。


想必經過這次疫情后,接下來馬云公益基金會會加大、加快對醫療健康領域的投入了。


馬云在最后總結發言時說,成立馬云公益基金會并非他心血來潮,而是他十年前的2009年9月10日決定十年后退休后最重要的一個計劃:“退休以后你干什么?如果退休以后沒事干,你天天去折騰公司里的人也是很麻煩的。至少得讓自己高興,至少得讓自己有熱愛的事情,所以馬云公益基金會是我退休計劃的最重要的一個計劃。所以我退休以后越來越忙。”


“我想把馬云公益基金會打造成公益模版。從去年開始,我們的理事會是對公眾開放,歡迎社會各界監督,我們希望更加的透明,并且把我們的經驗教訓跟所有未來有志于成立公益基金的企業家們、社會各界人士分享。”馬云說,“十年前我跟巴菲特說,你可以把你的錢交給比爾·蓋茨,我們該把錢交給誰呢?我們沒有這個經驗,中國在慈善事業上做得非常好,但是在公益的架構、愿景、組織、文化和人才培養上面,我們要做的事情很多。所以我們不僅僅要做中國公益的榜樣、標桿,更重要的是,把我們的公益基金會做成模版。完善中國公益基礎建設,最關鍵的是人,所以未來幾年,我們要加大對人才的培養,打造中國公益的黃埔軍校,以后我們還是要輸出人才。”


說到這兒,馬云說他在離開阿里巴巴的時候給了張勇一個很重要的工作就是,希望阿里巴巴十年以后能給社會一年貢獻1000個在阿里巴巴工作十年以上的人。


馬云說他之所以有這種想法是很多年前他去谷歌參觀,當時接待他的一個年輕人告訴馬云,這是他在谷歌工作的最后一天,明天就要去政府上班了,他希望把在谷歌學到的東西去幫助政府完善這個國家的數字基礎設施。“那時候我就在想,什么時候我也有這樣的員工,很年輕,三十幾歲,去參與到社會的發展,這是我的壓力。”馬云說,他希望馬云公益基金會也為中國的公益界提供這樣的人才,這是馬云公益基金會的使命和擔當。


馬云最后發牢騷說,開2個半小時的理事會時間太長了、效率太低,以后盡量控制在1個多小時。


他依然重復了他此前不停重復的理念:“做慈善要低調點,那是我的私事,不能告訴你,但公益要高調點,高調是一種擔當,沒毛病!”

正在改變與想要改變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贊賞
關閉贊賞 開啟贊賞

支持一下 ??修改

確定
贊賞文章的用戶1人贊賞

相關推薦

回頂部
收藏
評論16
點贊123
七星彩走势图 秒速赛车开奖 多多棋牌官网 云南十一选五电脑版 钱龙捕鱼游戏技巧大全 宝博棋牌游戏下载地址 秒速飞艇开奖计划官网 股票融资后会什么走势 号码的码可以组什么词 大地棋牌ios 体彩新疆11选5开奖查询 明星上海麻将 秒速赛车9码平台 江西多乐彩溃漏 幸运快3单双大小网站 北京小赛车怎么玩能 明道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