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證先鋒4》:IP重啟還是不是好生意?
2020-03-04 07:35

《法證先鋒4》:IP重啟還是不是好生意?

本文來自公眾號:娛樂資本論(ID:yulezibenlun),作者:吳曉亞,原文標題:專訪杜之克、梅小青 | 時隔九年重啟《法證先鋒4》的變與不變,題圖來自電視劇《法證先鋒4》


經典重啟似乎是近幾年TVB與內地觀眾、視頻平臺的對話方式。


2017年《溏心風暴3》《使徒行者2》相繼在內地視頻網站播出,2018年《創世紀》的續集《再創世紀》、《宮心計》的續集《深宮計》分別在愛奇藝、騰訊視頻上線。今年,經典懸疑犯罪劇《法證先鋒4》時隔九年重啟,在優酷與TVB同步播出。


  

雖然“港劇沒落”的論調甚囂塵上,但不可否認,經典重啟作為重新鏈接TVB與內地受眾的橋梁,市場價值不容忽視。


根據貓眼數據,《溏心風暴3》《使徒行者2》《深宮計》的累積播放量均超過10億,《深宮計》更超過33億。熱度上,雖然《再創世紀》的熱度不算高,但上月開播的《法證先鋒4》在優酷的最高熱度達到9196,《使徒行者2》《溏心風暴3》的熱度也并不低。


這些劇在香港地區的收視率也往往不錯,《法證先鋒4》第一集錄得33點的超高收視,打破TVB近8年劇集首播紀錄。

       


大多數重啟IP都能在兩地獲得不錯的關注度。


“內地市場已經成為TVB戲劇的主要市場。我們每年的規劃中,超過一半的戲劇都會考慮內地市場的接受程度和走紅可能性。“TVB副總經理杜之克在接受娛樂資本論采訪時如是表示。而這種在內地累積了大量關注度、好感度的經典IP絕對是內地觀眾的心頭好。


內地觀眾對TVB的情感鏈接是通過老演員、強情節、名臺詞鞏固的,但年代久遠的經典港劇重啟往往面臨新時代的考驗。更換演員、調整拍攝方式、城市環境變化,各種客觀、主觀因素讓經典港劇的“味道”不得不變化。


老港劇遇上新時代,經典IP如何續命成為TVB思考的問題。


演員大換血、劇情案中案,《法證先鋒4》的新邏輯


很少有電視劇將續集的人物進行全員大換血。《法證先鋒》系列做了兩次。


2011年《法證先鋒3》在TVB播出。彼時黎耀祥、張可頤、吳卓羲代替歐陽震華、蒙嘉慧、林文龍成為“法證”系列的新拍檔。盡管當時TVB仍以香港市場為主,但演員換血問題還是在內地掀起一輪風波。


2018年《法證先鋒4》開拍,TVB已經與內地展開緊密合作,呼喚歐陽震華等人回歸的聲音不小,但最后《法證先鋒》開啟了全新的故事和全新的人物關系,黃浩然、李施嬅、譚俊彥等一批對內地觀眾來說不是太熟悉的演員出演。

    

 

TVB資深監制梅小青深度參與了“法證”系列,感受得到觀眾對原主角的喜愛,也承擔了這份喜愛下的無奈,“原來的主角那么令人喜歡,我們越來越難代替掉原來的演員,所以演員的組合和分配比較難。”


但考慮到劇本層面,梅小青又覺得不能再用回之前的演員,“因為(劇情)已經發展得差不多,沒理由再拿出來,讓他們在劇中離婚或者又有意外,我想設定一個完美結局,又不想毀壞他們,所以只能另找演員。”


另一方面則考慮到更現實的問題。“就算我用回之前的演員,但是9年之后很難聚齊原班人馬,甚至有一些已經轉行不拍戲了。”2018年黎耀祥與TVB約滿后離開,與《法證先鋒4》注定無緣。“就算找到一部分,但是人不齊,也失去了原來的意義,不如重新組織。”


     《法證先鋒3》


同時,“法證”系列由單元案件組成,除主角外需要大量配角,三季下來很多TVB的簽約演員已經上陣,唯有重新開啟一個新故事才可以讓很多演員的重復出現合理化。最終形成了黃浩然、李施嬅、陳煒、譚俊彥等人為主的主演陣容。


不過,有網友認為主角團既然要換血,為什么不選用更年輕的血液來補充?在這一點上,梅小青也有自己的考量。“因為是專業人士,所以一定是有一些年紀的,因為他一定需要讀很多書、花時間考進去,做到這樣一個職位。這個條件一定要符合,所以不可能用20歲的年齡來設定角色,都是根據這個職業的實際年紀來安排的。”


在梅小青看來,這些演員很貼近真正的從業者,“像黃浩然很像真正的法證,需要頭腦很冷靜,一出來是思考型的,這個是我設計的。譬如李施嬅,就是一個很專業、講英語很厲害的法醫,這個也需要設計。以及譚俊彥,他是很帥氣又有力量感,一出來就需要跑著去緝兇的。我們先考慮了外型和年紀的適配,然后大家一起投入這件事情。”


新鮮面孔之外,《法證先鋒4》提供足夠新鮮的人物關系和更曲折的案件。“法證”系列前三部都是女警察與男法證的情感糾葛,第四部破除了這種“套路”,幾乎為每個主要人物都搭配了自己的情感線,如黃浩然飾演的法證高安有失散的妹妹,李施嬅飾演的聞法醫有過世的姐姐,甚至為了貼合如今的網絡環境,《法證先鋒4》特意增加了新媒體記者這一職業,從人物關系、人物設置上給觀眾足夠的新鮮感。


而在“法證”系列最核心的案件設置上,編劇團隊也盡可能參考國內外真實案件進行創作,打破前三部三集破一案的固定模式,增加案中案、局中局的設置,不斷變換節奏。“譬如第一個故事是將三個案件放在一起,后面的又未必是這樣,就是需要不停變化,因為這才是創作。如果永遠都是3集一個案件就沒有連貫性。”梅小青告訴我們,30集的體量中會有兩三個這樣的案中案事件。所以在她看來,其實第四部相比前三部的節奏要快很多,盡管五六集才能真正破解一個案件,但這個案件中包含了更復雜的人物關系、作案手法。這也符合目前年輕受眾的看劇節奏。

    

梅小青


如果說這些都是TVB內部能夠克服的困難,那么作為一部帶有都市色彩的時裝劇,《法證先鋒4》的重啟也面臨著時代變遷帶來的外部困難。


職業劇遇上新科技,《法證先鋒4》是否失了味道?


TVB眾多經典劇集無疑構成內地觀眾心中職業劇的啟蒙。《壹號皇庭》讓內地觀眾看到拉風的律師行業、《讀心專家》很早就在研究微表情的作用、《妙手仁心》聚焦醫護行業,看完《沖上云霄》誰不曾有個機長、空姐的夢……《法證先鋒》系列則讓內地觀眾對法證、法醫行業有了初步了解。直到今天,很多內地所謂的職業劇播出后仍會被十幾年前的港劇進行比較,后者往往更值得回味。


     

然而,《法證先鋒4》播出后,很多觀眾對第四部中法醫、法證的作用產生懷疑。起因在于第四部使用了大量高科技產品,似乎削弱了人物的職業感和邏輯推理。


這是帶有都市色彩的職業劇在時代發展過程中不得不面臨的問題,也是梅小青回歸TVB后一直很想重啟“法證”系列,但一直不敢拍的原因,相比于一般的都市劇,法證涉及到的事件更難做。而且,隨著時代變化,法證所采用的原理、科技已經與九年前截然不同。


“因為法證很專業,我們不可以對他們的知識和處理手法胡亂創作。”在決定重啟“法證”系列之后,編劇團隊去了解了最新的法證、法醫工作模式,發現與九年前相比已經產生巨大變化。“因為現在電腦越來越先進,也有很多儀器幫助他們破案,所以我們更難了。”


對一部懸疑劇來說,自然是越難抓住真兇越有看點,但事實是在高科技的幫助下,真兇很難逃脫,甚至很快會被抓住,這給第四部的劇本創作帶來很大困擾。“比如《法證先鋒2》的時候驗血需要一兩天,這一兩天里又可以發生一些其他的事情,因為不能干等著結果,需要去查案。但現在儀器很快,幾個小時就可以出結果,導致我們的劇本設計需要往完全不同的方向走。以及現在多了很多天眼,打開手機就知道人在哪里,所以要加入很多轉折。時代越進步,我們的創作越困難,在劇本里越難處理。”


為此,劇組組建了一個專家顧問團隊,有法醫、牙醫和物理專家,甚至品酒專家。“我們向這些專家多拿一些資料,用他們的專業來加強劇集的專業性。”同時,創作團隊也花了大量時間在資料搜集和準備工作上,“首先自己要知道這臺儀器是多長時間驗出結果,是什么程序驗出來的,會不會存在什么漏洞或失誤,我們針對這方面做了很多資料搜集,然后去解決這些問題。”


所以我們看到《法證先鋒4》里加入很多時代進步的元素,比如上文提到的新媒體記者,又比如其中一個案件依靠APP版本更新時間的漏洞來破案。高安的女朋友被偷拍后,偷拍者將視頻重新剪接、配音上傳到網絡上,顛倒黑白。這個案件涉及互聯網倫理,破案過程中使用了更先進的聲紋對比技術。這些都是《法證先鋒4》做出的創新。

       

  (湯洛雯飾演的網絡記者)


與此同時,梅小青也觀察到觀眾對劇集審美的變化和提高,試圖從很多方面貼近年輕人。“現在大家接觸的東西越來越多,觀眾的要求不簡單,我們更加需要搜集更多資料。但是我承認我在人物的造型和形象上做了提升,所以現在每個人物出來都很英俊、很帥。因為我覺得這份工作要有使命感,所以將工作的使命感加到人物形象上來,實際上他們的工作也需要這樣。”


同時,作為懸疑推理劇,《法證先鋒》的創作還需要考慮到法律層面和社會影響的問題。梅小青向我們透露,第四部的案件有受到一些真實案件的啟發,但在創作中只能采用一些特點,一定不能和真實案件相似,“很多法律上的問題我們是要避開的。有一些案件是看國外發生的事件但沒有破案,我們加以創作修改成一個案件。”

       


不過,最重要的還是要看這些案件的特質是否與主角的經歷有關、現在的儀器是否能查出來、有沒有漏洞,從儀器、人物和案件三方面考慮,得到令觀眾滿意的效果。


從TVB的收視率情況來看,《法證先鋒4》不失為一次成功的重啟。但并不是每一個重啟IP都能在內地重獲輝煌。


IP重啟還是不是好生意?


2017年開始,重啟的港劇IP不斷在內地播出,從《再創世紀》到《深宮計》再到如今的《法證先鋒4》,幾乎每一部都能掀起懷舊潮。但從這部劇的熱度上來看,《法證先鋒4》和《使徒行者2》的討論度更高,這兩部劇均含有懸疑、推理、犯罪元素。這說明,相對來說這類題材是內地受眾更鐘愛的內容,也是TVB撬動內地市場份額的縫隙所在。



事實上,最初也是杜之克提出重啟“法證”系列的想法,《法證先鋒4》在內地和TVB同步播出。“很多昔日IP還是能引起觀眾的期待。過去幾年我們與內地網絡平臺的合作越發緊密,在每年策劃內容發展時會兼顧創新題材和原有IP開發。而《法證先鋒4》的品牌和題材都有很大的吸引力。”


2015年CMC Inc.華人文化入股TVB,黎瑞剛作為TVB的董事局副主席積極推動并促成TVB和內地視頻網站之間的合作,為TVB提供新出路。


2016年,愛奇藝與TVB達成戰略合作,最先通過《再創世紀》項目掀起IP重啟的潮流。2018年,優酷與TVB、TVBC共同推出“全球同步劇系列”,騰訊視頻也提出“打造新港劇”的目標。此后,港劇得以在內地獲得更多機會。


首先是增加播放渠道,TVB每年生產的大量劇集在優愛騰的港劇專區上線,同時,CMC Inc.華人文化為TVB提供的戰略幫助也進一步帶動了內地視頻網站對合拍劇的資金投入。“資金變大后我們在創作方面可以做一些大場面,可以做得更仔細,這些都是很大的幫助。”梅小青能夠感受到內地資金進入的變化。

       


但正如上文提到,IP重啟困難重重。“一個IP能夠被視為IP本身說明它當初就是一部經典,要再續經典實在很難。”除面臨觀眾對IP原有的時代濾鏡、重新發掘IP的亮點外,TVB還要盡快調整自己的制作理念和創作方式,否則即便是多么經典的IP,消耗完感情后很難真正留住觀眾。


杜之克坦言,取悅內地觀眾的難度每天都在加大,這對TVB的創作和制作提出更高要求,“你看內地的制作公司和制作人換代的情況就知道,這種汰弱留強的挑戰無所不在。過去十年全亞洲甚至全球的戲劇制作經歷了翻天覆地的發展,新的拍攝概念和故事題材層出不窮,舊有模式不斷被推翻。這是一個不斷反思說故事方法的時代。”


與內地資本、視頻平臺的合作給了TVB更多啟發。很多同步播出劇集更需要TVB與內地平臺方密切合作和互動,往往在整個后期制作階段及送審階段都保持密切聯系。而更多合拍片則需要雙方在制作理念、創作人才、風格特征上相互磨合。


如果說頻頻重啟經典IP是TVB與內地觀眾重新建立連接的第一步,那么之后想要在各種優質內容的“圍剿”下進一步占領市場,TVB需要更大膽的內容。“我們正努力拍出新一代的TVB風格,能與亞洲各地包括內地的頂級制作分庭抗禮,期望其中會有重啟IP的作品。”在杜之克看來,TVB要吸引內地觀眾,就要有大幅度進步的打算。重啟IP僅僅是第一步。


本文來自公眾號:娛樂資本論(ID:yulezibenlun),作者:吳曉亞,原文標題:專訪杜之克、梅小青 | 時隔九年重啟《法證先鋒4》的變與不變

本內容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立場。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授權事宜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如對本稿件有異議或投訴,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正在改變與想要改變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贊賞
關閉贊賞 開啟贊賞

支持一下 ??修改

確定

相關推薦

回頂部
收藏
評論4
點贊5
七星彩走势图 有秒秒彩的彩票平台 重庆麻将规则 中超积分榜2017排名榜 有那些好玩的棋牌游 宝博棋牌新版本下载 湖北11选5前三组走势图 福建36选7的中奖规则 91快牛配资 浙江省12选5走势表 西甲直播吧 南粤36选7好彩3开奖结果查询 网上棋牌下载地址 河北快3下载载 十一选五走势图 河北省快三 快乐双彩今晚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