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可能會停下來反思一下,除了消費還能干什么?
2020-03-05 10:49

我們可能會停下來反思一下,除了消費還能干什么?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作者:林子人


2020年伊始,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亂了人們的消費節奏。出于防疫考慮,大多數中國人足不出戶地度過了一個前所未有之長的春節假期。往年的春節是一年當中難得的消費黃金期,但今年除了少數線上業務之外,線下業務基本停滯,特別是旅游、餐飲和電影行業。


許多人寄希望于疫情結束后的“報復性消費”,也有分析將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和非典疫情做比較,指出2003年非典疫情結束后中國消費市場再度繁榮,經濟迅速恢復增長的情況有可能再次發生。然而財經作家孫驍驥認為,中國消費市場雖然有很大概率會出現反彈,但我們仍需警惕疫情反復對人們消費心態的長遠影響。


孫驍驥畢業于香港中文大學,目前在香港工作生活,從事投資和財經評論工作。2019年,他出版了《購物兇猛》一書,從消費史的維度觀察過去一百多年里中國人的思想、行為和社會變遷。


在接受界面文化采訪時,他指出,疫情爆發實際上給了我們反思消費主義的一個難得機會。在過去的幾十年時間,消費已然成為了某種社會共識、社會規則,但疫情爆發暴露出的種種問題提醒我們,在“買買買”之余需要關注其他方面的需求,比如個人安全、社會穩定和諧,和更人性化的社會運作模式。


《購物兇猛:20世紀中國消費史》孫驍驥 著東方出版社 2019-2


疫情反復的話,對消費心理會有沖擊和改變


界面文化:你是何時注意到新冠肺炎疫情的?


孫驍驥:香港這邊1月中旬的時候就有“疑似非典”的說法,但當時不知道是新型肺炎。我當時就覺得這事比較嚴重,我跟一些內地的朋友說,他們還覺得不是什么大事。最后的發展超過了我的想象,現在已經變成全球性事件了。


界面文化:作為一名財經作家,你對疫情爆發的第一感受是?


孫驍驥:第一反應是擔憂人的生命安全。當這個信息持續一段時間后,你就會考慮這對中國經濟來說肯定不是一個好消息。一旦確定是跟非典類似的傳染病,經濟活動就會減少。


這邊的前輩跟我講過,2003年香港的銀行這些金融機構里,客戶跟工作人員之間起碼隔著一兩米,戴著口罩,很少交流。現金放在密封塑料袋里,客戶拿了迅速走掉。當人和人之間沒有交流的時候,經濟活動就降到很低的程度。


界面文化:在此次疫情后,你認為中國消費者的心態會出現怎樣的變化?“報復性消費”會出現嗎?


孫驍驥:消費是一套儀式感的東西:我必須去購物中心,看看衣服鞋包,再看場電影,然后去KTV……這是一套流程。現在這套流程沒法做了,變成基于基本需求的“買東西”。當然,一些個別行業是挺好的,比如醫療、生物科技、物資耗材。現在口罩、消毒水都賣得挺好的,但這是臨時的。疫情走出來后我們還要看整個中國的情況。


疫情好轉以后,人們之前被壓抑的消費需求和欲望可能會反彈,但這個反彈跟過去相比是有限的,因為有能力大規模消費的人沒有以前那么多了。有些積蓄和投資、疫情對其個人財務狀況不會有太大影響的中產——我看過統計數據,有報告預測中國在2020年差不多4億人可以算是中產,我們按照這個廣義定義來講,這些中間收入群體能最大限度地減少疫情對個人財務的影響——在疫情過去后可能會(報復性)消費。


我們也要警惕消費反彈、人群聚集的時候疫情是否會二次爆發。如果疫情反復的話,對人的消費心理會有一些沖擊和改變,因為隔離的狀態會形成習慣。不是有一種說法嗎,一個習慣的形成需要三周,如果這個說法科學的話,說明隔離時間太長后人們不會馬上習慣人群聚集的情況,可能網絡消費會延續一段時間。那樣的話,對餐飲業、電影院線、旅游業都會有很大的沖擊。


界面文化:說到消費心態的改變,我看到最近有網友說其實父母輩的囤貨習慣是非常好的,在這種緊要關頭很重要,我們不能輕易斷舍離。


孫驍驥:囤貨的習慣并不好,你囤貨,就意味著別人買不到貨。當供應總量不變的時候,這就是一種零和博弈。我覺得不是說囤貨好,而是需要計算一個科學的量。我建議大家買兩三袋米,但不用買太多,要留一些給別人,自己能撐過一兩個月就行了,生活必需品囤一點,這樣萬一緊急情況發生,你可以減少出門的次數,減少感染的可能。有些地方的供應真的出現問題,比如說湖北省有些城市小區封區,你如果不提前買好東西就沒法出去買,這種囤貨是有意義的。但如果你在一線大城市,暫時不用太緊張。


上一代人的囤貨心理不是這個,他們本身成長環境和80后、90后不一樣。因為他們真的餓過肚子,有過沒有足夠生活消費品的體驗,是有這種切膚之痛的。他們就會對此很敏感,在出現問題的時候很愛囤東西。特別愿意囤米、囤物資的年輕人就不是特別多,至少不像上一輩那么主動,那是因為他們的集體記憶里沒有這些。


如果疫情持續比較長的時間,就會形成與上述類似的效果,形成一種集體記憶。我相信在疫情過去后的一段時間里中國戴口罩上街的人會變多,人們的衛生習慣會變好。一個習慣的形成會造成消費觀念的改變,在一定社會條件下,就會形成一種新的消費文化。


無論消費升級與否,中國還是一個消費驅動的社會


界面文化:從寫作《購物兇猛》至今,你對中國消費市場有哪些新的觀察?


孫驍驥:消費是末端現象,它的起始端還是宏觀經濟,尤其是貨幣和信貸的膨脹。這是很簡單的一個互動關系。


根據中國國家統計局的官方數據,中國GDP增速從2010年的10%下降到2019年的6%。2010年,消費在中國經濟增長中所占比例不到40%,2020年將占80%,可見消費在中國經濟中占的比例越來越大。如果人們不消費,對經濟的影響會更大。這也是為什么國家希望拉動內需,希望人們消費,哪怕借錢給你去消費。


我們還可以從金融的角度看待消費。首先,在支付周期方面(支付周期指的是從決定購買到付款之間的這段時間),從2015年到2018年,中國支付周期的平均長度從56天上升到86天。這說明我們通過按揭貸款付款的時間變長了,因為老百姓兜里的錢不夠用了,所以支付周期變長了。其次,據央行統計,中國家庭杠桿率上升顯著。這項增長和支付周期的增長有關。據銀行卡信用數據顯示,選擇最低還款額選項的人越來越多,這說明現金流的壓力越來越大,因為錢不夠,只能延長還款期限。


再者,互聯網消費類的貸款增速驚人。舉例來說,微粒貸累積投放貸款已超過3000億,螞蟻金服消費者貸款總賬是6000多億。此外各種小額貸款更是難以統計。這些消費貸款周期非常短,顯然不是用來買房的,而是用來買消費品的,比如鞋、衣服、手機、包等。


界面文化:近幾年中國面臨更大的經濟壓力,這讓很多人質疑前些年熱炒的“消費升級”是不是一個偽命題。你對此怎么看?


孫驍驥:2008年奧運會到現在十多年過去了,房貸對很多人來說已經成為很大的負擔,消費開始受到抑制。對于消費的升級與否,不是單純數字的比較,而是一種心態:我還想消費這么多,還是要滿足虛榮心,但我不用買那么好。它是一種“中國特色”的消費主義。


其心理基礎是貪慕虛榮——我是消費給別人看的,讓別人看到我好像很光鮮亮麗,但與此同時我的財務狀況在惡化,我就只能降低購買水平。這樣一種“等級”的觀念說明人們還是會認同什么是比較“高級”的,什么是比較“低級”的。消費主義是一種符號,一種觀念,你希望通過這個觀念傳達給外界你是什么身份的人,你的品味如何,不同的人靠它來區分社會等級。


中國還是這樣一個消費驅動的虛榮社會。消費社會里符號化的消費存在的前提是人性——我想得到周圍人的贊許和欽佩。當這個形成一種社會共識,進一步成為社會規則的時候,就會變成一種很有生命力的機制,它會不斷自我更新,推動社會往前走。


界面文化:近年來許多人把當下中國和上世紀八十年代的日本進行比較,兩者的相似之處在于物質財富的大量生產和大量消費。你怎么看這種比較?我們是否可以用日本社會的歷史來推測中國的未來?


孫驍驥:情況不太一樣。大前研一有本書叫《低欲望社會》。如今,日本65歲以上老年人占總人口的20%,已經進入低欲望社會。以前日本消費繁榮的時候,老年人所占比例是8%左右。1990年代初日本泡沫經濟破滅,日本之所以能夠平穩過度,是因為日本人與人之間有信任感、社會發展比中國更健全,所以能抵御消費不足帶來的沖擊。中國的低欲望社會是“我的欲望其實挺高的,但現實很骨感,我做不到”。中國的民間社會生長是不充分的,一旦消費出現回落,經濟出現問題,沒有護板來緩沖,這對中國整個社會的沖擊會非常大。


界面文化:你在書中也引用了三浦展的“下流社會”概念,指出當下中國中產也呈現出某種“下流化”趨勢。是否能在中國語境內再展開談談這個概念?某種程度上來說“中產下流化”是不是也是一個全球趨勢?


孫驍驥:是的,全球中產都在下流化,但我和三浦展的解釋不太一樣。我認為下流化就是收入比例的相對下降——中產這個集體的總財富在社會總財富中的比例在下降,與此同時富人更富。


但中國有一點不一樣的是,嚴格來說中產是不是一個“階層”都是問題,因為階層不是簡單的個體相加,階層必須要有為之代言的組織結構。中國的中產只是純粹收入意義上的經濟群體,更準確的說法是中間收入者。中國的中產如何定義?有些人說是有房有車,房價如果不能再穩定上升,中產的總資產就會縮水,債務的比例就增高,這對中產來說是不利的前景。中產也是深受消費文化影響的一群人,他們有這種信息來源渠道,也有這種追求。人在溫飽以后總是想要有更多自我認同,這意味著你的時間和金錢會投入到一些和生產毫無關系的地方,對于收入提升顯然是沒什么幫助的。


中國經濟已經進入存量博弈時代。所以我建議各位擺脫“中產”的幻覺,控制消費的欲望,提升收入的欲望,要把錢用來投資、儲蓄,不要購買無意義的商品。不得不花錢的時候,可以將每一筆開支都視為投資。經濟是有周期性的,春夏秋冬四季分明,但很少有人能挺過冬天。人想要抓住機會實現財富自由一般有兩個時間點。一個是科技革命爆發的風口,一個是債務周期的末尾。現在我們應該更多地考慮怎樣留住財富,讓財富穩健地升值,避免過多的消費,讓自己撐過債務周期。這就是消費史的現實意義。


只有當中產這群人活好了,真正穩定了,這個社會才會在總體上變得更好。因為他們是社會的中堅力量,是連通上層和下層的通道,他們既能反映貧民階層的想法,又能反映富人的觀念想法,是各方訴求資源匯流的階層,所以這個階層很重要。


消費社會終將結束,之后的社會是另一種形態


界面文化:疫情將增大中國經濟下行的壓力,這是否會倒逼中國經濟轉型?


孫驍驥:從2013年開始,中國經濟增速已經出現明顯下滑,這個趨勢不會變。可能若干年后會觸底反彈,但肯定底部不是現在。


我覺得中國需要改變整個思路才行。消費社會從一開始就是不健康的,它的前提是房地產的崛起。2008年到現在,全球都在做量化寬松,但有些國家抓住了機會,實現了產業轉型升級,比如說印度,它的軟件開發、外包做得挺好,雖然印度國內有很多自己的問題。作為量化寬松趨勢的領頭羊,美國在過去十年里大力發展人工智能等高科技。目前證券公司會用人工智能來看股票,很多其他行業也投入人工智能的應用,它的底層研發就是2008年開始的,人工智能自我學習、進化了那么多年,到了2015、2016年,至少在金融領域,人工智能的應用就非常普遍了。美國利用金融海嘯這個時期實現了技術更新,不知不覺實現了產業升級。這是值得中國學習的。


界面文化:你在《購物兇猛》中提出,從1980年代末開始,物質選擇的自由與國家經濟增長深刻綁定,成為人們對理想國家的愿景。從今往后,這個愿景還能繼續激勵中國人嗎?


孫驍驥:誰都希望有很多物質選擇,能滿足自己的愿望,這很正常,在以后都會是一個愿景。只要全球消費社會的形態沒有終結,這種愿景就不是中國人獨有的,而是全球所有人的。但除此之外,中國人可能對其他方面會有更多訴求,比如說個人安全、社會穩定和諧,和更人性化的社會運作模式,而不單單是消費需求。人的需求是多方面的,當你在某一方面的需求已經達到極致,你可能就會回頭看看其他的方面。當人們不斷追求消費端的東西,卻發現連生活基本保障和個人安全都成問題的時候,消費有何意義?如果社會基礎設施不足,這種消費就是不可持續的消費,而且這種消費心態是扭曲的——除了這個我沒有別的東西可以追求了,這是一種惡意的、報復性的消費。


以后我們可能真的會停下來反思一下,除了消費,我們還能干什么?我們能不能給予民間社會更多成長空間,讓社會的層次更多一些?在消費的基礎上,人要不要有信仰,需不需要有一些內在的追求,而不是把一切都建立在物質、他人評價和簡單的快感之上?因為疫情,我們是否能有這樣的反思,把目光稍微移到人與人之間的關系、社會和諧上,我覺得中國社會會更完整一些。


肺炎疫情開始后,很多人在家里待著,和家人的關系反而變好了,大家一起同甘共苦。可能疫情中會有很多人間的生離死別、各種不得已的事情,有過這些經歷后,人們可能會反思,會更注重人與人之間的感情,把目光移到人性、價值觀和信仰上。我覺得這是消費社會最重要的調劑品,可以調和社會矛盾,讓社會不至于走向消費極端。我覺得應該會這樣發展,只是程度和快慢的問題。


界面文化:在對消費主義進行反思后,你認為未來的消費者將是怎樣的?


孫驍驥:我覺得以后中國會分成不同的消費人群。一些地方的人還是消費至上,不停地買,但一些比較講究生活質量的、知識水平比較高的大城市居民會追求一些別的東西。就像現在很多日本人追求比較簡潔的生活方式,把生活過得更素雅、更“佛系”一些,他們不是沒有消費能力,而是想換一種活法。簡約型的生活、節制的消費,以后會在最前沿的一些城市群體里流行。現在其實已經有一些“小清新”這樣了,不太消費,追求一些不一樣的東西。這種文化現象會出現的,所以以后中國的情況會比過去更豐富。


之后整個社會的形態也可能會有變化。消費到底是不是“多即是好”,是不是還以此為唯一標準,我覺得很難說了,可能之后整個人類的意識形態會變。消費社會是一個社會階段,它不是無緣無故產生的,有開始的東西肯定會有終點,肯定有一天消費社會會走到終點,之后的社會是另外的形態。至于那個形態是什么,現在還看不到。消費社會對環境的污染,對物資的無意義耗費,是很可怕的,總有一天這種模式不能持續下去。


當世界發展到這個階段的時候,人類會覺得追求金錢和消費不見得是最好的方式,可能大家會轉向追求其他東西,比如說道德、知識等個人內在的東西。這并非不可能,只是現在我們一切是以數字來說話的,比如說看GDP增長,看股市走向,這是一個習慣。在消費社會之前,沒有人去管老百姓的收入高不高,社會穩定是靠宗教性的東西來維持的,靠農耕文明自身的協調,這建立在當時的文化土壤之上。消費社會把之前這套推翻了,又建立了拜金、購物依賴癥的社會機制。這種游戲規則到了一個階段會走向終點,但肯定不是現在。可能我們這輩子都看不到,要等幾十年、甚至更長的時間才會徹底轉變。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作者:林子人

本內容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立場。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授權事宜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正在改變與想要改變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關推薦

回頂部
收藏
評論18
點贊106
七星彩走势图 下载熟客温州麻将安装 股票面值与发行价格 在家用手机做兼职赚钱 丫丫陕西麻将官方版 广东麻将胡牌 山西快乐十分近50期 极速飞艇app 云南十一选五开结果 财云配资 台球室比赛 黑龙江彩票11选五开奖查询 全民捕鱼 江西多乐彩十一选五今一定牛 闲来山水广西麻将下 免费下载东北麻将 26选5走势图